天下无双地,中华第一区
2017-01-22 12:21:35
  • 0
  • 2
  • 15
  • 0

                  因为离开家乡在外打工久了,所以特别思念家乡,尤其是人到中老,做梦都想家!都说人杰地灵,物华天宝是我们江西省的代称,其实这八个字也是我家乡的写照。如果以南昌西山我的家乡为中心,以一百公里为半径画一个圆,则这方圆百公里我的家乡,我的老乡真可谓人文荟萃,乡贤辈出,叫出名来,俱都响当当的中国历史里的标杆人物。南昌东南,临川才子之乡的王安石和曾巩,唐宋总共才八大家,我们这俩老乡就占据两家;西边修水县的黄庭坚老乡,江西诗派的开山之祖,与苏东坡苏黄齐名;南边高安市的朱轼老乡,乾隆皇帝的帝师元老;北边九江县的陶渊明老乡,中国首位田园诗人;相隔五十里靖安县的况钟老乡,苏州知府况青天;相隔三十里奉新县的辫帅张勋老乡,近代史上的张勋复辟;最最称奇的是相隔八里,和我对门而居奉新县宋埠镇牌楼村的宋应星老乡,竟是天工开物的著作者;明宁王朱权老乡,海昏侯刘贺老乡,下陈番之榻的徐儒子老乡,八大山人老乡,汤显祖晏殊老乡,等等王侯将相,督抚官宦,乡贤们真是数不胜数,无法细说,概括一句话来说就是我们老家实在是儒气冲天之地,我们老乡实在是儒气冲天之人。

                 中华文化,儒释道三家,没想到中华佛教,在我们家乡,唐武宗灭佛前后,我们家乡竟成了中华佛教的中兴之宝地,更成为独一无二的中国佛教之禅都;其时,靖安县的老乡马祖道一和尚在老家宝峰镇建庙宇,奉新县的老乡百丈怀海禅师在老家百丈山立清规,所谓马祖建庙宇,百丈立清规,这中华佛教划时代的创举,洪都禅是在我们家乡一枝独秀,风行南北,云领天下的。更加划时代创新意义的是,老乡百丈禅师,在老家百丈山上,奉新百丈庙里,身体力行,一日不做,一日不食,发动农禅结合,禅农并重的改革,给中华佛教注入新的生机,后使中华千年佛教度过唐武宗灭佛浩劫,在我们家乡宜春地区,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后来他的徒子徒孙,更加努力,同天下其他高僧大德一道,将中华佛教之禅宗,在我们家乡宜春这块土地上,做了个完美的光大中兴;致使佛教禅宗之花,一花开五瓣,结果自然成,请注意,五瓣里头,其中有三瓣是开在我们家乡这块风水宝地上的;说白了,天下禅宗,花开五宗,有三宗是我们老乡在我们老家开创立宗的。老乡希运、义玄师徒,在百丈山的隔壁,宜丰县的黄檗山开创临济宗,是谓天下临济宗的祖庭;老乡良介、本寂师徒,在百丈山的脚下,宜丰县的洞山开创曹洞宗,是谓天下曹洞宗的祖庭;老乡灵佑、慧寂师徒,在宜春市的仰山开创沩仰宗,是谓天下沩仰宗的祖庭;外加异地开创的云门法眼二宗,千年岁月,物换星移,五宗中其中三宗失传,就留下我们老乡在我们老家开创的临济曹洞二法宗。遂使天下佛子,十之八九俱都法嗣我们老家临济曹洞二宗;天下和尚,十之八九俱都出自我们老家希运良介二祖。接着良介祖师的高徒,老乡道傭和尚,又在我们家乡云居山,开辟千年云居道场,形成天下曹洞宗的发祥地,把中华佛教文化在老家的中兴和繁盛推向颠峰,一千多年来,云居山禅寺,高僧辈出,大德云聚,文人骚客纷踏而至,白居易,苏东坡,黄庭坚,王安石,佛印等,俱都来此吟诗作赋,留下墨宝,印证中华佛教曾在我们家乡这块土地上,千年灿烂辉煌过。也印证我们家乡佛山佛水,佛景佛地竟是出佛祖的地方。

‌                  吊诡的是,一千多年后,同样是在我们家乡云居山,近现代高僧大德,禅林泰斗虚云老和尚,1953年住锡云居山,以114岁高龄,亲自主持修复云居千年禅寺,光兴云居千年祖庭,但劫逢本朝太祖灭佛,虚云老和尚无力回天,1959年以120岁的高龄在我们家乡云居山上悲惨圆寂,中华佛教也随着虚云老和尚的圆寂,在我中华大陆空全毁灭,惨淡落幕。还真有点在我家乡千年前辉煌登场,而又千年后惨淡落幕的感觉。这段历史,这段公案,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亲爱的几百万老乡和14亿国人,有几人知道,有几人晓得,历经一千两百年来,尤经老毛罕世灭佛,烟消云散,全部埋入历史的长河中。我百思不得其解,浩浩中华佛教文化,怎么会和我们家乡结下这超天奇缘,怎么会选择我们家乡做中兴之圣地,怎么会选择我们家乡为中华之禅都。我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马祖百丈,希运良介等这群外来移民乡贤佛子,一旦云游到我们家乡这块土地上修行,竟个个成佛成祖,成宗成师;我去过宝峰寺问祖,我去过百丈寺询宗,也去过洞山访古,也去过云山探幽,更去过黄檗山揽胜,但每次都被家乡的佛山佛水佛景佛地所吸引住,跟本就无暇思索以上诸问题,加上本人确实愚钝,所以想将家乡的这段千年公案,诉求于天下有识之士,问道于天下有识之君,尤其是喜欢旅游的天下游子,前来我们家乡寻踪访古,探研求真,共同一道来解答我们家乡的这段千年公案;以便更好的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造福后代子孙。借此机会,将我家乡淹埋了一千多年的佛山佛水佛景佛地佛庭佛都呈现在世人面前,供天下人分享和品尝;来我家乡拜拜马祖,访访百丈,问问希运良介二位祖师:江西仰山的慧寂和尚,是不是又到湖南沩山灵佑禅师那里参禅打座去了——所谓行走江湖的成语,原来是来源于我们家乡,当时的天下佛子和高僧大德,不断的行走云游于江西和湖南之间,切磋佛法,交流禅机,行脚苦修。

                  我有过大胆的假设,为什么天下所有寺庙里的中心主殿,俱都叫做大雄宝殿,而不叫做大宏宝殿,大德宝殿,大法宝殿;难道是我们家乡百丈山的原名是叫做大雄山的原因,为纪念百丈立规而叫做大雄宝殿。但我无法小心去求证,因为我实在是没有条件坐下来做学问。我利用过年回家的时候,曾经无数次求证过好多好多我们家乡长者,问他们家乡这块土地上的乡亲,1949年以前到底是信佛教的多,还是信道教的多,俱都回答我说信道教的多,不但多,而且多的无法比喻,基本上全民信道。因为家乡的道教文化更加光辉灿烂,加上自家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宗教,比马祖百丈还要早六七百年;中国总共才四大天师,我们家乡竟又占过来三位,一位是我们江西鹰潭市龙虎山的张道陵张天师,他可是汉末中国道教的开山之祖,创教元老。一位是我们江西樟树市阁皂山修道的葛玄葛天师,三国时人,他在我们江西沿山县葛仙山更出名,其山因他而叫做葛仙山。一位是土生土长我们老家南昌市南昌县的许逊许天师,晋代道士,因为他济世救民,造福我们南昌当地,治水有功,所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讲的就是他,在我们老家传为千古佳话;我们南昌乡民在他升天的新建县西山镇,给他建万寿宫以示纪念,因此西山万寿宫是谓全天下万寿宫的总宫。

                   鹰潭龙虎山到南昌西山,百公里多点,樟树阁皂山到南昌西山,也百公里多点,三地互为三角,中国顶尖的三大天师,汇聚我们家乡这弹丸三角之地,开宗立教,修仙养道,近两千年下来,可想而知,家乡的道教文化是何等的辉煌灿烂,家乡的道教香火是何等的兴旺鼎盛,家乡的道教信仰是何等的深入人心;我这支笨笔,我实在无法写出它万分之一二,只知道龙虎山是天下第一道教山,张天师府是天下唯一世袭嗣汉天师府,张天师道是天下正一威武道,自唐以降,尤其是宋元明清,统领天下三山符篆,总管天下道教事务,被历朝历代朝庭奉为道教正朔,公认的天下道都和发祥地。说白了,近两千年来,张老乡的正一教,是被历朝历代的中央政府给捧得大红大紫,世袭罔替的。同曲埠孔府齐名,号称北孔南张。而我们省城南昌周边乡民,也把个许逊许天师炒得火热,一千多年来,西山万寿总宫,真真的金炉不熄千年火,玉盏长明万岁灯,竟把我们许老乡炒出个普天福主的大头衔,把我们老家西山炒出个第12洞天,第38福地。尤其是元明清一直到民国,万寿宫竟成了我们赣人赣商的符号,赣人走到哪里,万寿宫就建到哪里,江西会馆和同乡会就成立到哪里;截止1949年,天下万寿宫的数量已逾千座,遍布全国各地,港澳台和新加坡。且我们老家西山万寿总宫,更炒出个江南数一数二,闻名天下的西山大庙会来,近两千年来,那庙会之隆,那香客之众,那香火之盛,那传承之久,马祖百丈,良介希运外加云居山的香火全加起来也不及他的百分之一二。我估计百公里外的龙虎山教主张天师看了也会惊叹和眼红。尤其是我地乡民赣人,沐浴三大天师两千年来的道教洗礼,基本上全民信道,道教信仰已容入赣人中国人的血液里,每年到万寿宫进香朝拜,竟成了我地乡民赣人日常生活中的一件头等大事,不但规模化格式化,而且程序化组织化;以南昌为中心,附近周边各州府县,甚至湖南湖北福建浙江四省的邻乡,每个地方都成立了万寿宫进香会,万寿宫朝拜会,万寿宫头香会等社团组织,历朝历代,官方搭台,年复一年,民间主演,近两千年传承下来,到西山万寿宫进香朝圣,竟成了我地乡民赣人和闽浙湘鄂四省乡邻的一种生活方式。

‌                   葛天师葛老乡在我们樟树市阁皂山也道教一方,风生水起,开宗立教,创灵宝派天师道,遂使阁皂山同龙虎山茅山齐名天下三山符篆。后来葛老乡又移锡到我们上饶市沿山县葛仙山传道,又一炮打响,结果更是香火传千年,信众竟遍及闽浙赣三省。至此,值得注意的是,天下四大天师我们老乡四占其三,天下三大符篆名山,我们家乡三占其二。尤其家乡道教文化自打张老乡开山创教起。葛许二乡贤续之,近两千年的登场,近两千年的传承,近两千年的发展,天师道云领天下,风行南北,信众遍中华,香客满神州,实实在在,真真确确,辉煌灿烂,灿烂辉煌了整整近两千年。传到1949年,又是本朝太祖灭道,龙虎山嗣汉天师府第63代天师张恩博和曲埠孔府第77代衍圣公孔得成,一儒一道,随国民政府逃往台湾,中华道教也随着张天师的仓惶逃台,在我中华大陆空全毁灭,惨淡落幕!

‌                 写到这里,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赶快停下笔来,仔细捡查捡查,审核审核,结果一点都没错,这就是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生我养我亲爱的家乡,方圆百公里的这块乡土,确确实实此等儒宗巨匠,禅道两都之地,中华神州还真真找不出第二处;天下无双地,华夏第一区。唯独而且只有我们家乡地区当之无愧!所以我大胆的建议,将家乡这儒宗禅道两都之地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之文化名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当会大力赞同!我倒忧心的是,传统文化申遗了,新的思想播种了吗?!新的文化培植了吗?!现代文明产生了吗?!就算播种培植和产生了,她能普世认同吗?!她能博大精深吗?!她能世界接轨吗?!诚心诚意,问道于天下有识之君!诉求于天下有识之士!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